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风机;台湾中压风机;环保处理;粉尘处理机...
93

VIP会员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张云蕾 (先生)

经营模式: 生产型

主营业务: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

所在地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

已认证:    

收藏店铺
网站公告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不断吸纳专业人才,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4HB高压鼓风机系列,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FAB/FABR 斜齿系列、FAD/FADR中空斜齿系列、FABZ 直齿系列、FPG/FPGA 直齿系列等。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正文
舆情观察 美国与伊朗玩起了 “打鼹鼠”游戏
发布时间:2019-10-14

  最新迹象表明,美国对伊朗石油船运网络实施制裁,这暗示着美伊之间在许多不协调的现实层面正在进行着对抗。

  随着冲突更进一步收尾,而现实情况依旧由美国主导,美国想要通过削弱伊朗经济,让伊朗人民自己改变政权,来达到其清除伊朗政治和经济权力结构中的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的目的。

  在伊朗方面,伊朗革命是由相对温和的亲西方政治家之间的权力斗争所决定的。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领导的伊朗革命卫队希望只专注于军事事务,而革命卫队则希望像1979年革命时那样管理伊朗。这些势力的核心是伊朗烃化合物的出口水平,尤其是石油,则更是现实与幻想的交织。

  美国早就宣称他们的目的是将伊朗石油的制裁降低到“零”。自从美国去年又认真的重新实施了制裁,美国方面发表的声明就成为了多个基准水平的虚拟倒计时,在美国去年五月暗示其将会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之前,伊朗石油出口如其预想的降低到了之前的水平,约2.5百万桶/天。在最近几个月内降低到了低谷,其出口竟低于“2百万桶”,澳洲留学生活打工可以做什么工作“1.5百万桶”“1百万桶”等等。在另一方面,现实就是仅中国自己就进口了将近1百万桶/天,并且这个趋势在加速上升。

  5月,在美国拒绝延长中国对伊朗石油进口的豁免期限后,中国逐渐增加进口伊朗石油,中国海关总署(GAC)于8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并没有按照美国的制裁,降低其在伊朗的石油进口。相反,中国在7月进口达到了926119桶/天,从很高的基数上,月环比上涨4.7%。

  根据上周与伊朗石油业人士交谈过的各种消息来源,实际数字要高得多——许多自由观察人士对此表示怀疑——中国境内及周边地区的浮桶中储存了过多的石油,而没有通过海关检查。这意味着,这些石油没有出现在海关数据中,国内机票哪里买的便宜,但它们确实存在,实际上是中国战略石油储备的一部分。

  石油出口量数据并没有包括大额的出口--据了解,其在上一轮全球制裁期间,即使在2011到2012年间处境更加艰难的情况下,利用其他已经过检验的逃脱制裁的方法进行出口,石油日产量仍高达50万桶左右。

  将伊朗石油“重新包装”为伊拉克石油,只需将油罐车两边的贴纸换掉,就能越过两国之间巨大而漏洞百出的边境,这仍然是一种非常简单但非常有效的技术。这种技术的另一种功能是,在装载伊朗石油的船只上禁用“自动识别系统”,就像在船舶文件中谎报目的地一样。

  据伊朗消息人士称,这50万桶/天左右的石油日产量(加上中国近100万桶/天的日产量)中,有一部分是从基准价格中折算出来的,进入了一些监管不那么严格的南欧港口,这些港口需要石油和/或石油交易佣金,包括阿尔巴尼亚、黑山、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塞尔维亚、马其顿和克罗地亚的港口。

  在那里,石油可以很容易地通过边境运输到欧洲较大的石油消费国,包括“通过”土耳其。伊朗消息人士称,印度、巴基斯坦和马来西亚等亚洲其他国家也有大量买家购买伊朗的高品质石油。据称,在向中国出口石油方面,马来西亚在必要时也发挥着关键作用。最终驶往中国的油轮,要么在海上作业,要么在港口外直接将伊朗石油转运到悬挂其他旗帜的油轮上,尤其是最近悬挂马来西亚国旗的油轮。

  伊朗还能够在巴拿马国旗下重新为其船只悬挂国旗,直到美国开始大力实施其航运制裁,此外,正如最近阿德里安·达里亚1号油轮引发的纠纷,显示出了伊朗仍然是叙利亚的主要石油供应国。

  甚至所有这一切发生在美国加强对伊朗的制裁的两个关键的油轮公司——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航运公司(IRISL)——继续提供石油货物不仅在基准油价大幅折扣但也曾提供成本、保险和运费(CIF)货物离岸价(FOB)定价。与此同时,伊朗一如其在2015年前的上一次重大制裁期间所做的那样,通过“Kish P&I俱乐部”以及其他此类实体,继续提供保赔保险。

  美国阻止伊朗出口石油的最新努力包括指定Kish P&I俱乐部与伊朗前石油部长罗斯塔姆•加塞米(Rostam Ghasemi, 供职时间为2011年至2013年)一道,为总部位于印度的迈赫迪集团(Mehdi Group)提供援助、赞助或提供财务、物质或技术支持,或提供财务或其他服务,我想要一些高清的图片大些的用来或支持迈赫迪集团。如今,迈赫迪集团是新制裁的主要目标。

  具体来说,美国现在对加塞米和一个附属的石油运输网络实施制裁,该网络包括11艘油轮,其中7艘据称由迈赫迪集团管理。美国援引的整个网络包括迈赫迪集团下属子公司布什拉船舶管理公司、5家能源石油交易公司、14家星级船舶管理公司、哈迪加船舶管理公司、宾得远洋船舶管理公司和万尼亚船舶管理公司。

  美国国务院官员胡克(Brian Hook)说,这是“石油换恐怖”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近几个月已将约1,000万桶石油转移到叙利亚。胡克还宣布,如果有人提供的信息导致伊朗革命卫队的财政支持中断,包括石油销售,他将获得高达1500万美元的奖励。曼德尔科副部长在一份声明中补充说:“伊朗政权正在利用一个恐怖组织作为其混淆视听、出售数亿美元非法石油的主要渠道,为其邪恶的议程提供燃料。”

  这是否会产生真正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但可以通过对比美国的情况和基于中国官方海关数据的估计来猜测(然后由于上述原因增加了约50%)。在这方面,7月份的数据与其他任何数据一样具有指导意义。其中一些是美国的美国估计7月伊朗石油日产量约为10 -12万桶。如前所述,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今年7月,中国仅凭一己之力就从伊朗进口了926119桶原油。

  中国国际能源舆情研究中心创办于中国石油大学,是以“能源软科学”为特色的人文社科研究建设重要基地之一,致力于打造国内首个多语种、跨学科、高水平的国际能源舆情信息监测和产油国国别研究基地,服务于国家能源战略和能源企业国际化需求,力争成为中国能源产业国际传播的重要智库。中心现已依托官方微博、微信、头条号、搜狐号、网易号等新媒体传播平台,形成了矩阵式传播,阅读量高达数百万。

  中国国际能源舆情研究中心的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相得益彰,其影响力在业内不断攀升。为更好地促进能源领域的宣传与发展,现诚招合作推广,详情请联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